第五百二十三章 寻找山洞(1 / 1)

易容大师 龙飞云翔 1596 字 7天前

厉州镇上的一家客栈里,钟楚楚站在客栈的窗前,她望着窗外院子里的景色发呆。

南宫雪迷迷糊糊地醒来,睁开眼看到了站在窗前的钟楚楚,她抹了抹眼睛起身来到钟楚楚身后,“楚楚姐,你怎么还没睡啊?”

钟楚楚回过头,看到起来的南宫雪,勉强笑了笑说:“哦,我睡不着,你先睡吧。”

南宫雪看着钟楚楚的神情,“姐,你怎么了啊?白天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点不一样。到底怎么了啊?”

钟楚楚抬起手理了理南宫雪鬓前的乱发,安慰道:“没事,我真的没事,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吧。去吧,去睡吧。”

钟楚楚这也一说,雪儿倒也相信了。她又抹了抹睡眼朦胧的眼睛,“那我去睡了啊,你也早点睡。明天咱们还得赶路呢。”

钟楚楚点点头,“嗯,我知道了。马上就去睡。”

自从白天见到轩辕山海,钟楚楚就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总是觉得这个人的身形和说话的语气和一些细微的动作让自己有点熟悉。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也觉得这种猜测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她越是想否定自己的这种念头,这种感觉却又越来越强烈。本来她想告诉百里羽,可他又提前去了崆峒。

而且他是陪着轩辕云霓一起去的,白天的时候,轩辕云霓在,钟楚楚也不好跟百里羽说什么。她又担心自己跟百里羽说了以后会让他左右为难。

毕竟,轩辕山海是云霓的叔叔!

可如果自己不告诉百里羽,那万一自己猜测对了的话呢?那岂不是耽误了正事?

不行,明天去了崆峒要是遇到百里羽,自己必须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的这个猜测跟他说一下,不管他怎么做,钟楚楚都相信百里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算了,还是赶紧去睡吧,睡得太晚的话会对自己肚子里的胎儿不好的。想到这儿,钟楚楚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自言自语地说:“儿子啊,你爹爹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呢,你可保佑妈妈明天等见到他哦。”

一边自言自语地跟儿子小声说着话,钟楚楚慢慢地躺在了床上。

毕竟是怀了身孕的人,没多大一会的功夫,钟楚楚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她已经睡熟了。

在客栈的另一间房子里,燕双鹰和江若流也没有睡呢,两个人都躺在床上,没有一个人说话,可两个人其实又都没有睡着,都抬头望着房顶上的天花板发呆呢。

江若流是在想着自己的女儿江琳琅,女儿已经离开家有段时间了,她现在到底怎么样自己也不清楚,白天的时候看到钟楚楚和轩辕云霓,看到她们俩和百里羽的关系,江若流突然担心起自己的女儿来。

她一只喜欢着百里羽,现在她跟百里羽的关系怎么样了呢?

他突然有点恨自己没有早点替女儿把这事给定下来,自己是青城派的掌门,只要是自己亲自跟百里羽提亲,他肯定会答应的,更何况还有三弟燕双鹰在呢?

可现在呢?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百里羽都有了钟楚楚和轩辕云霓两个女人了,还有一个南宫雪也在旁边虎视眈眈。自己还听说,最近百里镖局好像又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呢。

江若流在这里胡思乱想,而另一张床上的燕双鹰更是浮想联翩。

自从在白天听说了义女雪儿的师傅就是黄灵儿后,燕双鹰这心里就一直地汹涌澎湃地没有停过。

二十年前,黄灵儿失踪后,他就再没有见过她。一年前在厉州的客栈见过她一面,不过那次也是惊鸿一现。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没有忘记她,所以这么些年他都没有成家。一只一个人就这样飘零着,因为在他的心里,始终觉得还会遇到她。

结果,自己真的遇到了她。更为神奇的是,她还成立自己义女南宫雪的师傅。

听百里羽的话讲,她是知道南宫雪是自己的义女的,也正是因为知道了雪儿是自己的义女,她才决定收雪儿为徒的。看来,她也没有忘记自己。

羽儿说她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她都遭遇了什么呢?以致于她二十年不跟自己联系。

当年的事情,燕双鹰早就从心里原谅了她。自己那时候一心想着在江湖上博得个名声,冷落了她,是自己先对不起她的。何况燕双鹰相信,当初她所谓的背叛也一定是事出有因。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呢?自己又怎么去见她呢?见到了能说些什么呢?

失眠的夜晚总是觉得很漫长,可在漫长的夜也有黎明到来的时候。天在不知不觉中亮了,大家伙又开始了一天的准备。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百里羽和轩辕云霓就已经来到了崆峒山下了。

既然说幽冥界把人藏在了崆峒山的山洞里,那这山洞就一定是在山的两头,因为只有两头才容易让人忽略。

百里羽也不得不佩服幽冥教主的胆识和智慧,他竟然敢把抓来的人藏在崆峒山,这可是需要相当的胆识的。要知道,现在的崆峒山可不是幽冥教的了。

可幽冥教主却深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一规律,抓住了人们往往会灯下黑的特点。他竟然就真的敢把人藏到这儿来。

虽然百里羽在崆峒山夜呆了一段时间,可说起对这座山的了解,百里羽还真的是一知半解,甚至是连一知半解都算不上。崆峒山,他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的。

两个人就沿着崆峒山的东山头挨个的找。轩辕云霓在下面找,百里羽凌空飞起在半山腰寻找。

可两个人寻遍了整个东山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一点线索,就算是发现一两个的山洞,进去找了半天也是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住过人的痕迹都没有。

等两个人重新碰头,已经是半晌了,山底下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的人。

大家伙也都开始在山上各处寻找了起来。因为人多,找起来也快了许多,并且,西山头也去了不少的人。

不大一会儿,百里羽看到了燕双鹰他们。他和轩辕云霓飞下山来。看到他们下来了,南宫雪和钟楚楚飞奔到他们跟前。

“怎么样啊?发现没有啊?”钟楚楚问。

轩辕云霓摇摇头,“倒是发现了两处山洞,可里面根本没有藏人的痕迹。”

南宫雪大声说道:“混蛋,说不定咱们是被那家伙给骗了。等我再遇到他,我非拔了他的皮不可!”

说话间,江若流他们也过来了。轩辕云霓赶紧过去跟他们见面。

这时候,钟楚楚悄悄地扯了扯百里羽的衣袖,拉着他往一旁走了走。

“怎么了?”百里羽轻声问。

钟楚楚四处看看确实周围没人,又看了一眼轩辕云霓,见她正跟燕双鹰说着话呢。

于是,她低着头跟百里羽说:“我跟你说个事,在蝶舞山庄的时候,我觉得轩辕山海有点熟悉。总觉得他跟幽冥教主有点像!”

什么!百里羽心中一惊,他确实是觉得轩辕山海有点异样,特别是他前后不一的表现和他故意藏起自己武功实力的做法。但要是说他是幽冥教主,百里羽还真的没有想过。

不过,既然钟楚楚这也说,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她绝对不会胡说的,而且百里羽知道,钟楚楚是曾经被幽冥教主欺负过得。一个跟幽冥教主有过亲密接触的女人,她的感觉往往很准的。

可这事也太大了!太让人不可思议了!蝶舞山庄的二庄主是幽冥教主?这件事要是传到江湖上,势必引起滔天巨浪。

百里羽又偷偷看了轩辕云霓一眼,然后小声对钟楚楚说:“这事你千万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了,只限于我们两个知道就好了,我会好好调查的。”

钟楚楚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看着她有点憔悴的脸色,百里羽心生内疚,她怀着自己的骨肉还要在江湖上奔波,还要为自己担心。

百里羽伸手理了理钟楚楚的秀发,用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声说道:“楚楚,要不你别跟着我们了,怕你吃不消的。我派人送你去镖局,好吗?”

钟楚楚抓住百里羽的手摇了摇头,“我不,我就想跟你在一起!”没等百里羽再说什么,钟楚楚就自行跑了过去,一直跑到轩辕云霓的身边,笑着问:“云霓妹子,西山头你们去过了吗?”

轩辕云霓早就看到钟楚楚和百里羽在一边窃窃私语了,心里正好奇他们在说些什么呢。这时候钟楚楚跑了过来。

“哦,没有的啊,我们刚刚查看完这边,那一边还没有来得及去呢。”

刚说到这儿,那边突然有人传来,“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了?大家伙一喜,立刻都朝着西面飞奔过去。百里羽的速度当然最快,他几个纵跃就赶到了崆峒山西面。

十几个人在西山头的半山腰处围着,正议论纷纷着呢。百里羽身形一闪,人瞬间就到了半山腰的山洞口。

山洞口本来被很多的藤条杂草覆盖着,现在藤条和杂草都被人给扔到了一边,这才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