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双全6 孟尝君的杀招(1 / 1)

终末博弈 商鼎熏花 1163 字 1个月前

华雄被拍到地上之后滚了两圈,立即以手撑地,一跃站起,想要跳回擂台上再战。他的血量并没有掉多少,甚至没有超过百分之五。

却被一阵蒙蒙金光挡住了。

这是武试的规则,掉下擂台就算作死亡,不能再干涉其上的战斗。

孟尝君以诱敌深入之策,轻松解决掉了这个强大的对手。

擂台上,腾出手来的孟尝君转向了好整以暇的阮北辰。以他来看,现在阮北辰已经可以考虑投降了。

“怎么说呢,北辰先生?”孟尝君脸上仍然带着笑。

阮北辰摆出一副迷惑的样子:“什么怎么说。”

“你的大哥已经被我解决掉了,要不你体面点下去吧。”

此时孟尝君的语气已经相当不客气了,毕竟在他看来,阮北辰就是个类似召唤师的角色,本体肯定是没什么战斗力的。

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刚又让召唤物把他打的如此狼狈。如果再不从自己给的台阶下去,就别怪自己手段凶恶了。

台下的华雄焦急的转来转去,对台上的阮北辰报以无比羞愧的目光。是他大意了,让主公被如此阴险小人蹬鼻子上脸。

阮北辰叹了口气:“你似乎是误会了些什么。”

“嗯?”

孟尝君的视角中,对面的阮北辰突然转了个身,背对于他。

孟尝君心中一凛,手上太公阴符催动,十几根金色的铰链从背后钻出。直奔阮北辰而去。

“擒将!”

阮北辰仿佛背上长了眼睛一般,在链子触碰到他的前一秒,一个猛然蹬地。

【炫飞踢】!一道炫亮的绿色亮起,阮北辰迅速腾空,以回旋之姿向孟尝君飞去!

距离五六米,炫飞踢自然没法命中,阮北辰只是利用炫飞踢的浮空效果作位移,用以快速接近孟尝君。

锁链于空中一个转弯,接着向阮北辰袭来。

阮北辰于空中拔出【买歌笑】,“铛铛铛!”几声,弹开了所有的锁链,继续向孟尝君所在位置猛冲。

孟尝君迫不得已,停下了太公阴符的催动。他这破损史诗宝物【六韬龙符】虽然效果多样,但因为破损,失去了移动使用的能力,只能站定发动。在副本中有坦克类型队友顶到他前面,单挑就感觉出限制颇多了。

孟尝君无奈的迈出一步,便出现在了擂台的另一边。

【闪烁】

【类型:技能】

【描述:瞬间出现在你迈出方向的任意位置,法力消耗随距离而定。发动时需要向位移方向迈出一步。】

【冷却时间:二十秒】

【备注:想切你法爷?下辈子吧!】

阮北辰并没有感觉多么意外,一个工作室的高级战力,怎么可能没点保命手段。

于是他将手中【买歌笑】一挥,一道惊鸿过隙般的白色剑气便自剑尖荡出,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孟尝君,同时故技重施,一个反向的炫飞踢,用以快速接近。

孟尝君破损的的【六韬龙符】并没有防御的威能,而闪烁还在cd当中。

他只能再度掏出自己看起来十分精密的科技盾牌顶在身前,试图硬抗下这蓄满了三次【珠玉】的【谑浪】剑气。

“嘭!”的一声,那块看着便不凡的盾牌居然被剑气生生砍为了两段!

“彩!”华雄在台下兴奋的挥着长刀。

孟尝君的心在滴血,这可是一件精良品质的装备啊!就这么没了?

在游戏刚开服的今天,一件精良品质的装备可以说弥足珍贵了,一个普通玩家一个副本结算的终末币根本不够购买一件精良品质的装备。

并不是每个玩家都像阮北辰一样,一局游戏下来有三个抽奖券和7000游戏币的,大部分普通玩家都是b评价甚至c评价获胜,抽奖券就一张,游戏币更是少的多。

所以即使孟尝君是工作室高级成员,对于他来说,精良级别装备目前也还是坏一件少一件。

其实盾被一斩而碎并不是阮北辰的剑气攻击力太强,而是这盾牌本身就是能量盾牌。

正常来说是用于防御法术与能量攻击的,孟尝君拿来硬接剑气,效果自然十分寒酸。

但是在切开盾牌之后,「谑浪」便后继无力,消散于空气当中。

无论代价如何,这一招剑气也算是被勉强防了下来,拉开距离后的孟尝君再次祭出六韬龙符,这次的他可是丝毫不敢托大,直接使用了六韬龙符的最强效果。

“破军擒将!”孟尝君大喝一声,重新从背部召唤出锁链,几个神异的符文闪过,空中的十几条锁链全都冒出了一个尖头,寒光闪闪,看上去狰狞非常。然后一层灰色的光华速从锁链根部镀了上去,看上去从控制为主的宝物,变成了有些恐怖的古代兵器。

“噗,章鱼博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阮北辰一点点紧张都看不出来,甚至还对着背部伸出锁链的孟尝君进行嘲讽。

“真是,令人不爽啊。”孟尝君咬紧了牙关,他的耐心可以说被这个无礼的家伙消耗了个殆尽,他现在开始感觉对面的阮北辰就是纯纯一个运气不错的傻子。

但总体来说孟尝君的理智仍在,毕竟刚才差点死于一招剑气之下。

“着!”尖头铁索道道飞出,直奔阮北辰面门而去。蒙蒙灰光快速流转,显现出一击必杀的决心。

如果这次攻击失败,那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继续战斗下去了,六韬龙符虽然强大,但持续催动对于法力值和体力值的双重消耗并不是一般的高。

阮北辰留下一个鄙夷的眼神,背过身去,孟尝君心下一惊,随即觉得:“难道他想再用一次刚才的位移技能?”

“那你就准备去死吧!”心念一动,锁链飞行的速度又快了三分!

只见阮北辰似乎仍然没有要动的意思,锁链越来越近,他依旧只是背对着孟尝君站在那里,如若换个背景,简直像是身着白衣,即将投江赴死的屈原。

孟尝君摒除脑海中杂念,直到锁链入肉的感觉传来,他才放下一口气。

“噗噗噗噗!”连着几声声,锁链狠进了阮北辰的背部。然后立刻拔了出来,再次狠进去。如此反复,带起片片血肉。

“主公?!”华雄虽然心里焦急,但也没有特别担心,毕竟这是主公主动让对方击中的,应当有应对之法才是。

距离阮北辰带走华雄才没过多久,华雄就已经对这个主公有莫名其妙的信心了。

“90……80……血掉的挺快的嘛。这就是你的杀招?”

阮北辰无视了背上十几个、还在不断增加的血洞,笑嘻嘻的问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