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双全9 最终试(1 / 1)

终末博弈 商鼎熏花 1166 字 1个月前

“好词。”阮北辰发自内心的赞誉道。

随即将那个传送门晾在那里,将【买歌笑】和【狂生笑】都拿了出来。

没错,他准备让狂生笑吃掉买歌笑。

孟尝君损坏一件精良品质的装备都要心疼半天,这卓越品质的买歌笑就这么给吞了?

开玩笑,无暇装备吃个卓越装备,谁敢说半个不字。

【您将失去一件卓越品质的装备,是否确定】

【是】

阮北辰将两把剑放在一起,选择了确认,等待着它们形态的变化。

玉质的狂生笑自动飘起,在买歌笑的剑格上轻敲了两下,然后整把剑化为一股玉髓,将买歌笑整个包了进去。

几秒过后,面前的地上便只剩下一把剑了。

新的狂生笑融合了两把剑的外在特质。

本身买歌笑上自剑尖到剑格的红色细线仍在,而本身买歌笑镶玉的地方,换成了买歌笑剑体的银。剑柄和剑格通体还是玉质。

【狂生笑】

【类型:武器】

【品质:无暇】

【特殊效果

「狂生换日」:可以吞噬类似武器,根据其特性自我强化。

「狂悖」:使用狂生笑进行招架时会附带震击效果,招架成功后获得一层狂悖效果,当你受到大于等于最大生命值百分之五的伤害后,同样获得一层狂悖效果,最多可叠加七层。每层狂悖效果会为你提供百分之五移动速度、反应速度和体力回复速度,脱战十五秒后,效果重置。

「谑傲」:进行一次附带剑气的刺击。每当你有一层「狂悖」效果,便会增强刺击强度,最多叠加七层,刺击后不会重置狂悖效果。】

【备注:死公,云等道?】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效果强大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首先震击的效果和强化主动技能还在,其次可叠加层数从三层变成了七层,这强化后的效果肯定不是一个量级了。

不但叠加层数的方式变简单了。还新增了每一层都可以获得buff,而且即使是使用了主动技能,buff还会存在,和之前的买歌笑简直是天壤之别。

“原来如此。”

阮北辰点点头,这件狂生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吃装备自我进化,而是根据吃的装备进化,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再吃别的装备会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应该是错了。”祢衡淡淡道。

“狂生笑的特性现在像你那件装备,是因为你给予它吞噬的装备太烂了,完全达不到开启他原本特性的等级。”

“就好比说,你和一个人骂战。这个人的话术实在太过于蹩脚,所以你根本不想反驳他,只是单纯的复述了他的观点。因为这就已经够好笑了。”

阮北辰虚了虚眼睛:“好类比,实在是让人触类旁通、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行了,等我过了最终试再聊。”阮北辰挥挥手。

祢衡没有转过来,挥了下自己的袖子,以示告别。

两人都没有对通过武试最终试抱有疑问,就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似的。

阮北辰拾起狂生笑,大踏步走进传送门中。一直在旁边不敢说话的华雄也赶紧跟了进去。

——————————————

踏出传送门,震耳欲聋的水声立刻裹挟着浓浓的水汽扑面而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瀑布,流水自山坳间奔流而下,拉出一条纯白的的素练,浪花氤氲着雾气,更添了两分与极动对应的朦胧。称得上清流泄雪,雾海幻山。

而瀑布的左右两边各是一个巨大的石像,像极了《火影忍者》里终末之谷的造型。

但是两个石像的造型却有点怪,和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没有任何关系。

左边的石像头顶雕刻依稀能看出是一顶进贤冠,身穿儒服,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有极强的动态感,像是马上要抛到天上。面目一片空白,没有雕刻。

右边的石像则一身长袍,一只手里捧着一支书卷,另一只手向前伸出,一副激词逞辩的样子。

金甲将军白堕站在那抛东西之人的头顶,遥遥对阮北辰一指,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阮北辰发现自己的视角就已经是平视了。想来应该是被传送到了那手持书卷之人头上。

“咳咳。”白堕清了清嗓子,严肃的声音如雷声滚滚,甚至压过了瀑布的水声:

“这两石像的原型是那货曾经的两个朋友,修来作纪念之用,在这种地方完成最终试,倒也不落排面。”

白堕淡淡道,声音却能清晰的传入阮北辰耳中。

“原来是祢衡和杨修……那抛着的东西,是个梨吧。”

阮北辰暗道好笑,这符号化的暗讽,也确实会是这游戏中的祢衡会干出来的事情。

历史上祢衡所承认的只有两人,也就是他自己说的:“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如此有才的人在祢衡看来也不过是儿子,可见此人之狂傲。

“最终试的内容,就是接我三招。”白堕将佩剑拔出,对阮北辰一指。

“呃……这位npc,能告诉我你现在几级吗?”阮北辰撇了撇嘴。

“四十。”

“哦四十啊……等等,你是不是承认自己是npc了。”阮北辰一愣。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飘过无数种猜想:智域危机、ai觉醒、化身变人……

白堕却没有任何跟阮北辰解释的意思,从孔融石像上跳起,直直跳到阮北辰上空,对阮北辰当头就是一剑!

“第一招!”

阮北辰手中白光闪烁,狂生笑出现,双手握住,试图以【狂悖】的震击效果招架。

“当!”阮北辰被连人带剑砍了出去。从石像头顶砸落,重重的摔在泥地上,余势不止,在地上划出十几米远,划出一道深深地印记。

“主公!”

华雄急切的叫道。他刚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白堕说动手就动手。不过此时他也只能干着急,最终试的内容并不允许他帮助阮北辰。

不过看起来,第一招便算撑过去了。

“叠了两层「狂悖」的buff,倒也还好吧。”

格挡了一剑仍然掉了百分之二十血的阮北辰心道。

“他连这个都给你了?”白堕对阮北辰手中的狂生笑露出一丝惊异,但转瞬即逝。

“那么,第二招。”白堕也从石像头上飘下,随后将手中佩剑向天空一指,刹那之间晴朗的天空乌云密布,雷声滚滚,瞬间气氛就变得压抑了起来。

“雷凭凭兮欲吼怒!”白堕口中吟诵,剑尖向阮北辰所在位置一指,恐怖的闪电便从云间一路奔袭,夹杂着滚滚雷声砸向阮北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