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下田(1 / 1)

“嗯?这是哪里?”古易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场景十分陌生。“我不是在森林里吗?不会又穿越了吧?”

“这里是宗门的医疗堂。”旁边一位穿着医装的女子说。

“哦。等等,师姐他们呢?”古易缓过神来,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焦急的询问。

“你师姐他们之前服用了三长老特制的清神丹,并无大碍,只是有些皮外伤罢了。倒是你,灵魂受伤这么严重,差点就魂飞魄散了。”见古易这么关心同伴,医装女子笑着说。“你好好休息,我就先离开了。”

“徒儿,你没事吧。”三长老听闻古易醒来,匆匆赶来。

“没事,甚至还能吃两颗溜溜梅。”古易插科打诨。

“呃”三长老的思路再次被古易的骚话打断。

“哦对了,师傅,为什么那千足毒虫会出现在那里?”古易问道。

“哦,这就是我此次来最重要的目的了。因为森林外围孕育出了一株孕丹花,这是妖兽突破金丹期的大补之物,对于我们人族修士也可以炼丹帮助突破。因为是你们队伍发现的,有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宗门决定将这株灵植赠给你们团队作为奖励。伤好后你们自己瓜分。”

“徒儿,跟为师讲讲你是怎么杀死那只千足畜牲的?它的妖晶也没看到。可惜了,那妖晶都快化成妖丹了。”三长老重新找回思路,问道。

“呃,当时其实师姐他们当时已经把毒虫打的奄奄一息了,只是不慎被他偷袭。之后,我体内燃起墙裂的意念,蹦起十米,一刀刺入毒虫的要害。至于妖晶,可能是我破坏了吧。”古易思索良久,编了许多个故事,最终选定这个团队精神兼大英雄主义的结局。

“呃。那行,徒儿你就先休息。”三长老一脸(不)相信地离开了。

“呼,还好没多问。不过这便宜师傅对我还挺好的。”古易想着。

“等等,没看到妖晶?我不是看到妖晶被我的匕首顶出来了吗?怎么不见了?而且当时我是怎么刺穿那毒虫的壳的?”古易开始复盘当时的情景,发现了诸多不解的地方。

“再试试异能吧。”古易眼神聚焦在床边小桌上的木杯,想像往常那样将他举起,但这次古易集中意念,便眼前一黑,灵魂刺痛,木杯也毫无反应。

“啧,怎么不行了?是消耗过度了?”古易重新躺下,望着天花板,“哎呀,这次应该能好吧,我才穿越一个多月啊!怎么就躺了两回病床了。”古易躺在床上,越想越气,但也无可奈何。

两周之后,例行过来为古易检查身体的医生放下手中的听诊器,说:“小伙子身体很好嘛,按我的估计,本来你还要一个月才好的了,没想到才过两周就痊愈了。行了,可以离开了。”

听到大夫的话,古易高兴地要从床上蹦起来。无他,不管谁在病床上躺个一两周,而且没手机没wifi,任谁都会无聊的好吧。

“哎呀,终于出院了,可得好好享受几天。”古易走出病房,叉着腰说。

这是,一道熟悉的遁光闪过,听到古易旁边。

“师尊听说你痊愈了,让我监督你修行,必须在半年内突破炼气期巅峰。”来者正是李楠楠。

“呃”古易刚出院的好心情就被打断了。

“哦对了,当时任务找到的孕丹花我们决定给你。你怎么办?我建议是把他交给师尊,到时让师尊出手为你炼制丹药,那样效果更好。”

“诶好嘞,麻烦师姐了。”古易还能说啥?

“哎呀,先去功勋殿看吧。”古易想着,来到功勋殿。

古易走到柜台前:“师兄,帮忙看一下我的任务点呗。”

“嗯。姓名。”

“古易。”

“你目前的任务点,是零。师弟,好好加油啊,这都月中了,再不抓紧点,灵石就领不到了。”

什么???不是都奖励孕丹花了吗?怎么连任务点都没有?

“师兄,那可以用灵植换任务点吗?”

“可以,只是如果没有任务的话,就只能弟子之间私下去换。不过灵植一般不会拿去换,因为炼丹师稀少,普通弟子拿了也是浪费。不如师弟挑些自己不用的武器和丹药换。”柜台的弟子好心提醒。

“唉,行吧。那师兄,给我看看有什么任务。”

“哝,玉简里有。”弟子递给古易一块玉简。

“诶,这回这管理药田的任务还有诶,就这个了。”古易指着玉简说。

“嗯。药田管理期限是两周。拿好这个任务令牌。哦,这个任务好像有个特殊要求,要保护好一株灵植。”

古易摇着身子,掂着令牌,慢悠悠走出了门,来到玉简上写的药田。

“呃,师傅好。”师徒二人四目相对。

“徒儿,这是你,接的任务?”三长老打破沉默。

“啊,对啊?”

“嗯,你有管理药田的经验吗?”三长老问道。

“呃,有吧?”古易试探着回答。

“嘶,要不,我还是换个人来。”下一刻,三长老感觉腿上像是灌铅了般沉重(物理)。

“呜呜呜~师傅,你不能丢下我啊!!!徒儿身上伤才刚刚好,又不能干重活,马上月底了,再不接任务,我就领不到灵石了啊!”古易抱着师傅的大腿,失声痛哭。

“好好好,徒儿,你先起来,地下凉,别把我衣服打湿,不是,我的意思是,别把衣服弄脏了。”

“行吧。既然你执意要接这任务,那我就不再劝你了。跟你讲一下药田管理的基本方法。”

“这里这块,一天两次山泉水,施两次灵肥,灵肥在那里的屋子那。这块药田一天一回水,要加一点我特制的生命原液稀释液。这边的药田生命原液以一比五百的比例;那边的一比三百;最远的药田一天五次水,生命原液一比九百”

半个小时之后,三长老终于停下话语。

“唔,师傅,你讲完了?”古易睡眼惺忪地望着三长老。

“呃,你高兴就好。”

“诶,任务不是说有一株特殊的灵植吗?”古易突然想到,问道三长老。

“哦,那个你随意就好。”三长老回答。

“真的?”古易问道。

“对啊,看你自己态度。反正是你自己的孕丹花,准备打算养好些给你炼丹,助你突破金丹时用。”

“嗯,师傅。我一定会兢兢业业,尽职尽责,鞠躬尽瘁,擅离职守(不是)的管理药田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