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梦境之事(1 / 2)

面对着林季那料定一切的表情,徐定天脸色几经变换,终究是长舒一口气,苦笑了两声。

“直至此时此刻,我才终于从林兄身上感觉到了几分入道修士的压迫,分明只是三言两语,却让我连辩驳的勇气都没了。”

“说吧。”林季放下茶杯。

徐定天点点头。

“说起此事,或许要追朔到当初林兄第一次来太一门了我在众多师长师兄弟的众目睽睽之下,败在了林兄手上。”

林季有些意外。

“怎么,这还成了你的心魔了?胜败兵家常事,即便是林某也常常碰到打不过的对手,这也值得放在心上?”

“哎,林兄豁达,我远不能及。”徐定天摇头道,“总而言之,就在那之后不久,我便开始做梦了。”

徐定天抬头看向林季。

“就如林兄所说的那般,我清醒之后再去目睹梦中之人‘意外’身死,然后修为便会有所涨进此事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但后来从没例外,于是便也信了。”

“死了多少人了?”

徐定天低下头,嘴巴张了张,没出声。

“说。”林季语气重了些。

“有七八位了。”

“都是同门师兄弟?”

“也有别派的道友,也有无辜之人。”

“这般得来的修为,你可曾有那么一瞬间感到后悔?”

“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林季嘲讽道:“然后又做梦之后,再继续去目睹梦境变作现实,然后再继续后悔?”

徐定天有心辩驳,但他的确就是这般做的,因此无奈的再次低下头。

林季则继续道:“说起来,林某倒是要感谢徐兄的信任了,此事若是传出去,恐怕就不是简简单单丢了大师兄的位置这么个说法了,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太一门的手段。”

“我将是师门之耻,会被捉起来丢进后山镇魔窟中,永世不得超生。”徐定天绝望道,“将是我师尊亲自动手,也绝不会有人替我说情。”

“所以我来求林兄救命。”徐定天看向林季,就像是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闻言,林季思忖了片刻。

他抬头看向徐定天,上下打量了两眼,又摇了摇头。

“徐兄,我本当你是个正人君子的。”

“是我辜负林兄的信任了。”徐定天羞愧的不敢抬头。

“倒也不必这么说,你只是林某的朋友,而对于太一门来说,你却代表着脸面。”

林季点头道:“这一次我会帮你,此事之后我也会守口如瓶,这算是还你带我弟弟去太一门修行的人情了。”

徐定天大喜过望,他刚刚还以为林季不会出手。

他连忙起身,冲着林季躬身到底。

“多谢林兄。”

林季摆摆手示意他重新坐下,随后才问道:“说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徐定天低声道:“近来,我仍旧在做梦,梦到的梦到的”

“梦到什么?”

“不再有人意外身死,而是梦见了一个陌生人的记忆就像是走马灯一般,从出生起到生命走到尽头,然后又换做另一个人的记忆,循环往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