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你没有资格跟我称兄道弟(1 / 2)

听到夜凝蝶提及上官玄曦,一旁的巫马璇也忍不住开口了,“陛下,两位娘娘,护国公主说的没错,你们都不用担心太子殿下,臣女刚才看见殿下一招就将那个冒充二殿下的人给打到吐血了,对方修为那么高,可在太子殿

“你说什么,你说你刚才见过曦儿了?”听到巫马璇的话,凤语柔立刻将注意力转到了她身上。

巫马璇点了点头,“今天就是太子殿下赶来救得我们,虽然臣女不知道这几日关禁我们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但臣女知道,他绝对不可能是太子殿下的对手,不过,臣女离开西京国王城时,似乎还看到了另一个人,臣女被抓的第一天见到的人也是他。”

“另外一个人?谁?”凤语柔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

巫马璇想了想,摇摇头,道:“臣女从没见过他,臣女只记得,当时有一个老伯喊他夜元恺。”

夜元恺!!

听到这三个字时,上官可章的表情当即一惊,他快步冲到了巫马璇面前,紧盯着她的双眸说道:“快!快把你在西京国王城看到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朕!”

看到上官可章严肃的表情,巫马璇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道:“回陛下的话,臣女被带回来之前,太子殿下正在西京王城与那两个人对峙呢,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臣女也不知道。”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为何又与夜元恺扯上关系了?”上官可章转身看向夜凝蝶,“如果他也在的话,那曦儿岂不是危险了……”

说话间,上官可章想起了爱子受伤一事,又补充问道:“曦儿昨夜受伤,是不是也跟夜元恺有关?”

夜凝蝶瞟了一眼巫马璇,她没想到这个东莲国公主竟会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停顿片刻,她淡声说道:“陛下,太子殿下昨夜受伤虽不是夜元恺所为,但却与他脱不了干系。”

“师父您的意思,是说夜元恺身后还有更强大的人存在?”

夜凝蝶轻摇了摇头,“这件事本座暂时还无法下任何定论,一切等太子殿下回来后再说吧。”

说完,她转身就准备离开。

“师父,您要去哪?”上官可章追上去问道,但夜凝蝶的身影已经从传送法阵里消失不见了。

……

西京国王城,永昌殿外。

三人还在继续僵持着。

上官玄曦站在原地,目光平静的望向面前的两人,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冷意,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

“夜元恺,既然你们父子俩迟迟拿不定主意,那本尊就再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本尊可以复你火蚕殿殿主的尊位,但交换条件是,本尊要凤子骞来做本尊的贴身侍从……”上官玄曦缓缓的说道。

“我呸!!夜箜暝,你休想使唤我!!”凤子骞断然拒绝道。

“本尊的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上官玄曦冷声道,目光中闪烁着危险的寒芒。

“那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夜元恺接过话问道。

上官玄曦淡笑了笑,继续说道:“第二个选择,本尊即刻废掉他全部修为,再把他交给千灵国自行处置,至于你,没有本尊的允许,你不许再踏入千灵国疆域半步。”

“父君,不要听他乱说,我不想做他的侍从,更不想被废掉修为!!”凤子骞急忙对夜元恺说道。

上官玄曦冷笑了一声,“凤子骞,你听好了,刚才的第一个选择,是本尊做为上阳殿殿主给你父亲的选择,第二个选择,是本尊做为千灵国太子给你的选择,你若是两个都不答应的话,那我只好直接废了你的灵根!!”

他的语气冰冷

,目光森然。

夜元恺眉心紧皱,上官玄曦的威胁,令他一时难以抉择。

能重回火蚕殿,对他来说自然再好不过了,但这件事的代价,是他必须把自己唯一的儿子交出去。

夜元恺很清楚,上官玄曦之所以如此针对凤子骞,除了他在西京国这几日的所作所为外,更重要的是,他是自己与凤雪瑶诞下的私生子。

对上官玄曦而言,他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接受这件事的。

“少主,这些年,我跟在您身边的时间远比跟在子骞身边的时间要长,对于他,我有太多亏欠,您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他这一次?”夜元恺再次试图替凤子骞求情道。

上官玄曦冷笑了笑,“你对他的亏欠与本尊有何干系?再说,长老你觉得自己在本尊这里还有情面可言吗?”

听完上官玄曦的话,夜元恺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显然,这件事已经由不得他了。

“凤子骞,本尊再给十息考虑时间,你若不回答,本尊可就直接动手了!”上官玄曦冷漠的盯着凤子骞,嘴角勾起一抹杀意,“十——”

凤子骞咬牙切齿的看着上官玄曦,恨不得能将他当场撕碎。

上官玄曦直接迎视着凤子骞的目光,神色冷峻而冰冷。

“九——”

“八——”

“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