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与佛无缘2(1 / 1)

许是剧情设定,祝简意刚穿越过来,团子就把她衣服颜色给改了。

现在她着一袭白衣,神色淡然自若,不卑不亢,一举一动都透着矜贵,气质清冷绝尘,宛如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周围不少千金都是特意打扮进宫而来,如今倒是衬托得黯然失色了几分。

“无事过来看看。”祝简意言简意赅,语气更是疏离冷淡。

她的身份是帝师,又是十分受人敬重,想必人设应当是很高冷严肃的。

能少说话就尽量少说话。

皇后勉强笑了笑,“帝师请上座。”

祝简意也不客气,提步便坐在了刚才皇后所坐的旁边。

众人低着头,不敢说话,全然没有刚才的祥和气氛。

一时间陷入了僵持,有些尴尬。

相比较刚才的欢声笑语,此时倒是静默不言。

“大家都入座吧,”皇后也只好出面打圆场,坐到了祝简意身旁,看着众人坐下后,又道,“霆儿他们应该快过来了吧?夏秋,去看一下大皇子他们还要多久。”

“是,娘娘。”

刚才的妃子在右侧首位坐了下来,神色略带拘谨,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皇后的脸色。

此次说是避暑,但其实也是变相的相亲宴。

大皇子北冥霆如今已二十有二,还未娶正妃,只妾室有两三个,也一无所出。

许多官员家中也有这个年纪的少爷,但都已成家,儿孙绕膝,更别说作为嫡皇子的北冥霆,更该为皇室开枝散叶。

说不定生个一儿半女,太子之位也更快定下来呢。

可惜北冥霆并不这么想,他觉得皇后给自己找皇子妃,就是想管住他。

他还没玩够呢。

愁得皇后把京城贵胄千金的画像来来回回翻了几十遍了,她觉得不错的,但北冥霆又不喜欢,一一拒绝,总能挑到人家一点错处。

如此僵持了几日后,皇后也顾不上自己儿子喜不喜欢了,怎么着也得在月圆日之前让北冥霆娶上正妃。

不然再晚些,那些有权有势的千金都被其他皇子抢了去。

可皇后又不想表现的很着急,怕别有用心之人在皇帝耳边吹枕边风,所以干脆以避暑的名义,把贵胄子弟通通叫上。

在众人沉默不语,一度陷入压迫尴尬之际,皇后抿了一口茶,笑着问道:“帝师,近日棉儿功课做的可好?”

其实说来,夺嫡之争中,若是谁有帝师的辅佐,那么皇位必然就是他的,这毋庸置疑。

但没有人能够拉拢到帝师。

他们能做到的就是不得罪。

广宇大陆,三国鼎立,只有北冥国是有帝师的存在。

而帝师的存在并非那么简单,没有人知道帝师的来历,更不知道她从何而来。

只知道哪国拥有帝师,那么那一国必定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因此人人敬畏帝师。

距今,这位年轻的帝师留在北冥国已有几十年,当今北冥帝也曾受过她的教诲。

几十年光阴过去,她容貌依旧,没有丝毫改变,这更是增加了众人对她的敬畏,在背地里,他们也会议论帝师是否上天派来护佑他们的神仙。

不然为何容颜不老,还生得如此倾国倾城。

祝简意脑海中思索了一番,最终查无此人。

表面上镇定自若,脸不红气不喘的,一本正经道:“尚可。”

‘她说的谁?’

[五公主北冥棉,也是皇后的女儿]

皇后脸上笑容真切了些许,“那便好。”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门口传来一阵阵脚步声,紧接着十几个身穿华丽衣袍的男子走了进来,额头渗出细细麻麻的热汗,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把折扇,不断地摇晃着。

“还是母后这里凉快啊。”其中一个穿着浅紫色衣袍的男子站在冰块前,舒服地叹了口气。

生怕他又说出什么错话来,皇后赶忙开口道:“帝师在此,霆儿怎能如此无礼,还不快拜见帝师。”

闻言,左顾右盼的众人这才发现祝简意坐在那,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低下头去,“参见帝师。”

个个都苦着一张脸,谁能想到好不容易休一天假还能遇到自己老师。

上书房不仅仅有皇子,祝简意授课也并非只针对皇子,还有受皇帝信任看重的权臣家眷儿女也是可以进宫,去上书房听课的。

祝简意扫视了一圈,微微颔首,“免礼。”

这群人大概就是所谓的几位皇子了。

皇室的基因还真不错,个个生的一表人才。

“谢帝师。”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少年们此时安静如鸡,乖乖地站在一边,头都不敢抬。

不过几位皇子倒是起码敢说几句话。

北冥霆:“帝师,父皇说近几日也是无课的,帝师可以好好歇息一段时日了。”

皇后余光偷瞄了眼祝简意的神色,心里放松下来,欣慰地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多皇子,也就只有自己皇儿与帝师关系近一些。

祝简意眼眸微动,“嗯?皇上未与我说。”

“父皇派人去帝师殿告知,但不见帝师,”北冥霆笑了笑,开玩笑道,“倒是没想到帝师也来凑热闹了。”

见北冥霆能够大胆的和祝简意开玩笑,似乎关系很是亲近的样子,贤贵妃之子二皇子北冥远站不住了,不甘示弱。

“帝师素日总是一人,难免会孤单,来这里玩一玩也是好的。”

祝简意淡淡一笑,笑意很浅淡,几乎发觉不了,声音温和疏离,倒是有几分长辈的模样。

“不过是无聊行至于此,听到欢声笑语,便上前来看了看,皇后盛邀,却之不恭。”

此话之意便是无心走到这边,并非有意。

说着,祝简意站起身,“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站在最旁边的一位男子陡然出声:“帝师喜静,平日总是待在殿中,想必极少去热闹的地方,或许可以留下来玩玩,就当避暑了。”

北冥霆哈哈一笑,“是啊,这里人才济济,帝师会感兴趣的。”

这是话里有话。

祝简意微微眯眼,“嗯?”

刚才说话的男子是惠贵妃之子,三皇子北冥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