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十 八 章(1 / 2)

天青私塾 任中和 1349 字 5天前

屋里的陈设还像他离开之前一样,桌椅床铺上也没有积年的灰尘。

想来,一定是茗儿时不时偷偷来规整打扫。

想起茗儿,他心头一紧。

他很喜欢茗儿,从没拿她当成仆人看过。他也弄不清楚对茗儿的感情,到底是亲情、还是男女之情?

但,有一点他很肯定,茗儿和张叔一家,是这世上他最亲近的人!

所以,他必须救茗儿!

可是,怎么救?

他不由又想起了天枢的话。

成魔之后,铭印就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同时,他又不由自主想起那晚身体里的光珠。

难道,那个光珠就是铭印?

他在床上盘膝坐下,像那天晚上一样,封闭自己所有的感官,把全部的神念深入沉浸在身体里。

他不在乎自己是否会成魔,他只是想搞清楚,自己能不能掌控住铭印。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内的光点再次纷纷闪烁起来,一点一点向自己元神的眉心处聚拢。

这一次,他的头脑保持地相当清晰。

等光珠形成,再次发出耀眼的光芒时,他把神念快速地挤进光珠里。

他看见了上千条紧密连接的光线。

他轻附在其中一条光线上,脑海里立即出现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正在沉沉大睡;

又触碰另一条光线,竟然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正在逼迫着夫君,做着晚上必须做的辛劳事情。

他一个一个找,终于找到了茗儿的那根光线。

茗儿正在灯下抚琴,脑海里却处处回荡着他的影子。

这一刻,周正才明白,茗儿对自己多么情深义重!

看着那张苍白又憔悴的脸颊,周正心头一热,鬼使神差把其他光线上的小光珠,分别摄取几颗,反哺到茗儿的光线上。

茗儿突然感觉一股暖流遍布全体,瞬间自己的肌肤变得紧致、皮肤变得光滑起来,就连精力也变得无比充沛。

“少爷?难道是少爷?”她惊惶地又满是期待地起身打开房门。

可外面夜风习习,什么也没有。

她很失落!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她的少爷正面临着追杀!

调动光珠,让周正身上的魔气大涨,溢出了结界。

他被发现了!

而且,在发现他的那一刻,道魂就和天麓山、醉日峰的两位长老,带着剩余的全部弟子,把他团团围住,并启动了伏魔阵。

周正心中叹息,“大意了!”

但他并不后悔,反而很高兴。因为,他已经能够掌控那个所谓的魔功铭印了!

“众位道友,深夜来访所为何事呀?”周正嘻嘻哈哈,没有一丝畏惧之色。

“自然来抓你这个魔头!”

天麓山的玄通长老,为人刚正。他一直认为,青冥峰、望天阁和舞仙台的四名弟子是被周正所害。

虽然,那几人品行不端,但,都应该交给师门惩戒。被周正所杀,而且还是被吸食了全部的修为而死,这种行为就实难可恕!

“魔头?不对呀!那个魔头蒋忠义,我已经交给你们了。他是害得全城百姓自相残杀的罪魁祸首!不用谢我!你们可以抓着他回去交差了!”

玄通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

“小魔头!休逞口舌之快!那蒋忠义确实作恶多端。但,他是凡人,自会有他的因果报应!倒是你,残害无辜,吸食他人精血,该当何罪?”

“啥因果?那个蒋忠义呢?你们把他放了?”周正一脸震惊,“那个人,为非作歹、十恶不赦!害死了多少人?你们又不是没看见?就这么放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自会得到报应!我们修仙之人不插手凡人的因果!”

道魂接口,说的义正词严。“而你,步入魔道却不知悔改,屡次三番拿凡人的精血滋养元神!还不快快放下屠刀,束手就擒!”

周正大怒,骂人的粗话差一点爆口而出!

“蒋忠义那样都不算魔,我倒成魔了?我残害过谁?凡人精血这事,是金光那个老秃驴害的,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