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服药(1 / 2)

夏宁柔软了语气,不似方才那般言语锋利,眸光也柔着:“如今他位高权重,太皇太后薨逝,宫中仰仗将军的事情颇多,我仍未到紧要时候,心中也有分寸。况且,在用最后方子时,苏楠定会将人请回来守着,到时先生再与将军说罢,现在就别令他分心了。”

谢安吃软不吃硬。

夏宁一求,他就同意了。

有谢安为他遮掩,夏宁安心了不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安排事情。

她不信自己会折在这一遭上。

却也怕鬼门关前溜了一圈,回来后性情大变,委屈了院子里的丫鬟们。

她待下人一向亲厚。

这些日子她脾气难伺候,小院里的气氛也压抑了,确实为难了她们。

在熬过汤药的药性后,夏宁便撑着精神,又是召外头的针线婆子进来量身裁衣,又是找金器玉石铺的掌柜们进来侍候。

周掌柜也在其中。

他新开的绒花铺子在京中生意不错。

夏宁许久没给他递过花样,但周掌柜却悄悄搭上了天青阁的红衫。

这回入府特地送来供她赏玩的几支绒花簪子,看着花样颜色,一看就是红衫喜爱的模样。

夏宁拿起一支花样大气的四梳金钗。

两朵浅粉橙色的花,五六瓣的花叶叠着,一朵大些,一朵小些,花旁长出四五片浅蓝色的细长形柳叶。

绒花压平了,捏在手中,泛着上等蚕丝线的光泽。

最为精妙之处则是在花瓣、叶片一圈上,用两根细细的金丝绞着镶了一圈。

粉蓝的花样看着不算精巧,甚至有些俗气,可金丝一加,大变模样。

尊贵上去了。

颜色用的又嫩又俏。

自然就招那些个身份贵重的年轻夫人、小姐喜欢。

连夏宁看着也爱极,拿着铜镜比划。

这是周掌柜在她成了将军夫人后头一次拜见,这会儿更是一箩筐的好话都往她身上砸。

夏宁比了下却未簪上,纤手轻轻撂下铜镜,无意问了句:“近一年里的绒花生意不大好做罢?”

绒花样式鲜艳颜色出挑。

这一年中先帝、太皇太后薨逝,京中的贵人们虽不用戴白,但也不适宜簪红戴绿。

绒花生意多少有些影响。

那些昂贵的款式自然不好卖。

周掌柜笑呵呵的应了声,“瞒不过夫人慧眼,高门里的生意却是有些艰难,但底下的收益还能过得去,等过了这些日子,小的还打算开个分店,离集市近些,铺面小些也无碍,就卖简单野趣的样式。”

夏宁自然点头说好。

又问了他每月的进账如何,簪娘有多少个了。

周掌柜一一答了。

关于分账的事情也早早准备好了。

可直到最后由一个嬷嬷送他出门,也没听这位主子问一句分账的事情。

他晃了晃脑袋,心想着到底是身份不同了,他这些收入自然瞧不上,转念又一想,似乎将军夫人提了句既然如今年景不好,不若先去江南买个小院,组个染坊出来,如今他们用的丝线都是从江南买来现成的,虽也能用,但每批次买的颜色不同,总有偏差,染色质量也层次不齐。

卖给寻常人家自然是足够了。

若卖给有脸面的,只会惹人笑话——人家用来绣衣裳的丝线,他们做了让人戴在头上,讲究些的贵人肯定不愿意戴。

周掌柜一想也觉得有道理。

只是盘院子、置办丝染坊又要花销不少。

这到底是东家的吩咐,周掌柜听了后多少有些心动,打算回去筹谋考量。

周掌柜走了后,夏宁便让几个丫鬟把得的簪子分了。

商人精明市侩,送来了十几件市面上见不着的簪子花样,可以赠些贵妇人,那些寻常讨彩头的簪子更多,用来赏下人正合适。

赏完了东西,夏宁又请嬷嬷安排,每年的忌日、清明,都要提醒她或是由熟识的人去给梅开、竹立扫墓上香。

随后又叮嘱春花关于陆圆的事情。

她没养育过孩子,但陆圆既然唤她一声干娘,她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

她还拨出空盘点自己的嫁妆。

一本本厚厚的账本搬进来,看的她眼花缭乱,也不得不感慨一句,她如今可真有钱,庄子铺子院子田地也真不少。

这般忙碌着,像是身子好受了许多,夜里也睡得沉了些。

只是小院的丫鬟们背着她,气氛愈发凝重。

在丫鬟们看来,她的所作所为,更像是在安排……身后事。

三个丫鬟为此掉了不少眼泪,也不敢让夏宁发现。

而京城里,辅国公与白家小姐的传言越来越盛。

夏宁当着人面自然要醋上一醋,尤其是苏楠与谢安来时,她还会说一两句,“是否要多个妹妹进来了……”

然后‘背着’丫鬟们掉眼泪。

自这之后,苏楠请脉愈发谨慎,守在世安苑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