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 87 章(1 / 2)

衣服上还撒发着刺鼻的混合酒精味, 像是一个喝了很多酒的酒鬼一样。

哈。

黑川秋涉又好笑又觉得离谱,朗姆竟然被别人干掉了。

还被人扒了衣服, 天哪, 真该拍下来让琴酒挂在组织的大门上。

而且说不定还只是一个npc干的,堂堂的组织二把手被一串数据给杀了,说出去脸都没地方搁吧。

真相把当时的照片拍下来,让默写家伙永远舍弃。

幸灾乐祸完后, 随之而来的又有些不爽, 他辛辛苦苦追了这么久的人, 竟然被别人干掉了。

一晚上都白忙活了。

或许是黑川秋涉的目光有些直白的落在衣服上, 被红发的男人敏锐发现, 尤其是在打量他的上跑。

开膛手杰克眼眸沉了沉。

他刚刚在巷子里遇到了一个倒霉的酒鬼, 刚从他身上拔下来一件衣服,当做伪装,难不成还能遇到酒鬼的熟人?

那个金发的男人和小鬼们跟狗皮膏药一样紧紧的粘着他,甩掉了还会再跟上,根本不给他过多的选择时间。

不然他绝对会用更完美的方式来躲避追踪,而不是现在穿着一个充满酒气的衣服。

开膛手杰克目光冷冷的看着背对着他的黑发青年, 掏出的匕首上还站着血迹。

黑发的青年看到了他的脸, 所以必须要死。

黑川秋涉虽然很不爽但是他没必要去跟一个游戏npc计较,除非这个npc想要连他也杀掉。

比如现在。

身后的杀气快要实质化了,想要忽略都做不到。匕首的反光投射在墙面上, 像是在瞧不起他。

黑川秋涉缓缓的叹了口气, 问道:“你见过一只眼睛的男人吗?”

开膛手杰克动作丝毫不停顿, 他无声的接近黑川秋涉, 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面色狰狞又可怕。

男人不回他, 黑川秋涉自顾自的说:“我本来想要把他杀掉的,但是有人好像截胡了。”

开膛手杰克动作一顿,冰冷的眼睛盯着他:“什么意思?”

黑川秋涉转过身,神色带着苦恼:“你如果什么都不做的,我就放过你了,但是你应该不是这样想的。”

开膛手杰克:“哈,凭借你手无缚鸡之力的腿脚放过我吗?”

这是他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应该是他求着自己不要杀他才对。

巷子的深处传来的凌乱的脚步声,深浅不一,听起来像是一个大人和一些小孩子。

开膛手杰克眉头紧紧的皱起,低骂了一声。

“本来想要慢慢的让你享受死亡,这次竟然要这么粗鲁。”

他箭步欺身而上带血的锋利匕首高高举起,对准了黑川秋涉的胸口就扎了下去。

“园长先生,他是开膛手杰克!小心!”江户川柯南惊呼的喊道。

匆忙赶来的江户川柯南刚喊出来小心,结果就看到弱不禁风的年轻园长干脆利落的一个过背甩将人扔了出去,还控制了匕首。

江户川柯南:“呃……”园长先生以前是这样的吗?!

黑川秋涉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怎么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弱?果然应该每天都用狱寺的那种表情才会看起来不好惹吗?”

江户川柯南的目光逐渐复杂。

又会用枪,格斗技术看起来也很不错,如果说是组织成员的话就完全不意外了。

看起来很强要是自己人就好了。

不对,园长先生不是去找朗姆了吗?难道是朗姆也在附近?

想到这一层关系,江户川柯南瞬间警惕了起来,看向四周发现并没有躲藏着人的痕迹。

室透神情依旧很平静,像是毫无疑问一样什么都不想知道。

可恶,他真的快要好奇死了!为什么都这么能忍。

“安室先生。”江户川柯南小声的提醒了一下。

安室透面色平淡:“我明白你的意思,出去再说。”

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

“他竟然是开膛手杰克吗?”黑川秋涉依稀听到了江户川柯南的喊声,看着被自己摔飞的人,呆了呆。

竟然是开膛手杰克?

那岂不是诺亚方舟的钥匙有可能就在他身上?

开膛手杰克握紧了脱臼的肩膀,用力一动将错位的骨头接好:“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认识的,真倒霉。”

一群粘人的家伙,那个金发的男人又很能打。

开膛手杰克的心沉了下来,觉得今天能够逃走的几率变得很小。

江户川柯南冲了过来:“园长先生,只要抓到开膛手杰克游戏就可以结束了,我们就会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