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红帐香(1 / 2)

萧涣带着薛怜飞过楼阁,停在了一处静谧的假山后面。

“你走吧。”薛怜轻声道。

萧涣不解,又有些气愤:“你还想回那个魔窟?”

他却只是摇头。

“你们本就该是自由的……我不一样。也许是我不配,如果皇宫生来就是魔窟,那我生来就是它的俘虏。”

逃不掉的。

只能同归于尽。

萧涣还想说什么,都被他一一打断。

见他留意已决,萧涣只好叹了口气,自己先行离开。

很快,假山外就传来浩浩荡荡的铁甲声。

一大队护卫赶来。

轻松将他拿下。

-

月上梢时。

承欢殿内,笼烛高照。

薛怜静静坐在阶前,衣衫整洁,也没有镣铐环绕。

比当初体面了不少。

他想,可能是自己过于顺从的原因吧。

偌大的殿内喜烛通明,红色锦缎悬挂于房梁之间,飘渺朦胧。

梨花木的雕窗上贴着大红的喜字。

刺的他眼疼。

他的身后是红纱帷幔的喜榻,泛着淡淡的沉香。

他一言不发地坐着,直到宋玉负推门走进来。

抬眼看去,只见面前的人早已换下龙袍,身上是一套大红喜服。

整个人掩映在烛光下,和殿内喜庆的陈设融为一体。

一步步朝他走来。

宋玉负眼底波澜四起,越靠近,那道心房就越溃败。

于是他快步上前,张开双手将眼前的人紧紧搂在怀里,掩在宽大的喜服之下,想将他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彼此相贴。

还有靠近的心跳,以及交融的呼吸,都在诉说他爱的人,终于回来了。

然后,他餍足般地闭上眼。

他本该将他的腿打断的。

但却只问了一句:“有没有想我?”

没有得到回应。

薛怜的肩胛骨被他勒的生疼,但表情依然十分淡漠。

终究还是开口问:“为什么?”

闻言,宋玉负睁开眼瞧他,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又像是在凝视他的面容。

宋玉负曾设想过无数个他们之间重逢的画面,设想他会对自己说很多难听又歇斯底里的话。

但没想到他说的第一句,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为什么。

他忍住想低头吻上去的冲动,反问道:“哥哥想知道关于什么?”

“为什么杀他们?”薛怜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然而,宋玉负的声线比他还要平稳上许多。

“我不杀他们,哥哥怎么会乖乖回到我身边呢。”

明明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答案,但薛怜下一秒还是溃不成军。

他悲愤地抓住他大红的衣领,咆哮道:“他们都是你的族人!是你的子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