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和解(1 / 1)

风雪共归途 清瑶c 772 字 7天前

寂然无声。

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岑风。

他不明白为何自己突然之间就成了罪魁祸首。

一瞬间,所有的岛民都对他喊打喊杀,兵刃相向。

岑风无奈,只能防守反击。他本想解释一番,然后一起调查真相,但岛民群情激愤,根本无人理会他的话。

眼看众人要把愤怒灌输到严家人、大昌人的身上,岑风暗道不好,极力运转轻功,飞速赶回了住处。

严家有很多不会武功的人,岑风也知道此刻并不是弄清真相的最佳时机,只好叫上众人,连夜离开了这里。

自此,所有人都以为是岑风和某个种族的人达成了地下交易,一起摧毁了权杖,盗走了水晶。

最后的结果就是,大祭司昏迷不醒,帕尔酋长和左罗酋长身死,米萨酋长即利卡,也身负重伤。

两年后,大祭司终于醒来,但滨洹岛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无力回天。岑风也一直没有机会回来,直到现在。

此外,岑风离开前曾找过老师,希望他跟自己一起走,因为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滨洹岛会有巨大的动荡。

但老师也不相信自己了。这让岑风心如刀割。最后,老人死在了乱箭之下。

这是岑风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与伤痛。

夏雪听完,沉默片刻,然后轻声开口,“风哥哥,明日我们一起去看望老师吧。”

“好。”

次日,两人一起去吊唁,回来时遇到了利卡。他是来找岑风的。

这次他终于进来了。

夏雪虽不像上次剑拔弩张,但仍是面容冰冷,一言不发。

岑风在心里擦汗,连忙开口“利卡先生前来,可是为了七年前的事?”

“正是。我来问问你,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岑风叹了口气道“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

接着两人交换了线索。

岑风先说那日他去追拿权杖的人,但追到一半突然有另一个人出现,接走了权杖,然后他只能换个目标继续追。

就在他快要追上那人时,那人大喝一声,使出全力把权杖扔出数米开外,岑风大惊,连忙去接权杖,但快接住时,一支暗矢直奔他的胸口。

他瞳孔骤缩,极速转身,躲过了暗箭却没能接住权杖。权杖掉在地上,一分为二。他连忙查看水晶是否被摔碎,却突然发现它不见了。此刻岑风才意识到中计了,水晶八成在之前的那人手里。

接着他就遇到了利卡,发生了后来的事。

利卡则是讲了他和左罗酋长听到的对话,还有追岑风时遇到的暗箭。当时他躲避不及被蹭破了一点皮肤,瞬间感觉天旋地转,气喘吁吁。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回到了化神仪式的现场。

之后他就一直以为是岑风造成的一切,即便打听到了平阳侯的美名,也对此嗤之以鼻。

直到三月前,他终于意识到,真正的凶手是不会回来的,更不会跟自己拼命。现在看来是自己错怪人了。

“抱歉。”利卡行了一个滨洹特有的礼。

“无妨。”

“是我不好,误伤了好人。”

“无事,我已无大碍。”

“从今往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好。”

接着岑风分析起现有的线索。

时隔多年,很多人证物证都已经消失了,目前最大的突破口在体态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人身上。滨洹岛封闭这么多年,那人应该还在岛上,严加搜寻,或许会有发现。

此外,就是那些暗箭。即使在滨洹这样的桃花源,弓箭兵器也不是说造就造的,不同种族的人,擅长的武器也不一样。就那日的情形看,射箭的人应是高手,能直击对手的要害。这样的人在滨洹应当也不常见。

最后,就是幸存的大祭司。从利卡偷听的对话来看,大祭司非死即残。可大祭司两年后醒来,只是右手失去了知觉,再无其他大碍。难道他们手下留情了?还是另有原因?

听着岑风头头是道的分析,利卡暗惊,不愧是享誉海外的平阳侯,自己果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心中愈发愧疚。

等他们谈完,已是酉时了。

利卡告辞后,夏雪突然出声了,“风哥哥,利卡说的那种毒,我可能见过。”

岑风大惊,“你说什么?!!”

“我曾在血灵档案里看到,传说东瀛有一种毒,沾上一点即可使人头晕目眩,呼吸不畅,若中毒颇深,三秒就能使人咽气。”

“……”

“不过我也不记得有解毒的办法,不知大祭司是不是误食了什么东西,化解了一部分毒性,才没有致死而是昏迷了两年。”

“…我明白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