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对手(1 / 2)

四郎君赵思川收到奏报之后,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他进到屋里时,独孤鸿早已经把自己收拾利索了。此刻,他正端坐在餐桌后面,安安静静地吃着贴身仆役张威为他奉上的食物。

这是他昏睡三日之后的第一顿饭。此时的独孤鸿,俨然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动作文雅、姿态从容、神情安详。

独孤鸿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四郎君会在此时出现,看到他时,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先生!您终于醒啦?太好了,您饿坏了吧?”四郎君赵思川走过来,亲热地坐在了独孤鸿的身旁。

“多谢四郎君挂怀,为师已经大好了。”独孤鸿放下筷子,平静地回答道。

“真的吗?郎中说,您得的是心病!需要慢慢调理。您怎么好得这么利索啊?”四郎君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

“心病?那是从何说起的?为师明明就只是偶感风寒,加上身体疲劳,这才导致了发烧昏睡。那郎中,怕不是个庸医吧?”独孤鸿不慌不忙,煞有介事地反问道。

“啊?您得的不是心病吗?嗨!不是就好啊!学生真的担心死了。这么说,先生,您真的没事儿啦?”四郎君闻言,先是欢喜了片刻,随后,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问了一遍。

“哈哈,四郎君,您看,为师一口气吃了两碗饭。这既能吃、又能睡,自然是大好啦!”独孤鸿指了指桌上的两个空饭碗,笑着说道。

“先生,您感觉好了便甚好。不过,无论您得的是什么病,都需要好好休息。接下来这几天,您就安心在院中修养。只有您彻底康复了,学生才能完全放心。”四郎君笑了笑,认真地说道。

“嗯!好!为师都听你的。四郎君,您饿不饿呀?要不要也来上一碗?”独孤鸿为了转移话题,指着饭菜客气地问道。

“啊?不了,学生刚吃过晚饭,现下,还饱着呢。”四郎君赶忙摆手说道。他其实有一点洁癖,一般情况下,不会跟旁人同桌吃饭。

“那好吧,这里左右也无事了,四郎君还是早些回去温习功课吧。明日,为师会抽空检查一下您的学业。看看这几日,您有没有荒废时光?”独孤鸿缓缓地说道。他见四郎君已经上套,便继续转移着四郎君的注意力,

“什么?先生,这几日学生都在忙着照顾您,哪有时间看书啊?您能不能过两天再考?”四郎君果然中计,愁眉苦脸地恳求道。

“不行!就得明天考,四郎君赶紧回去读书吧!”独孤鸿板着一张脸,认真地说道。

“好吧。先生,那学生就先回去了。”四郎君无可奈何地站起来,拱了拱手,耷拉着脑袋走了出去。

“恭送四郎君!”独孤鸿站起来,对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

四郎君也背对着他,轻轻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唉!”独孤鸿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他看着四郎君走远之后,才重新坐回到凳子上。

过去的十年里,在仇恨的驱使下,独孤鸿一步一步地,把四郎君赵思川培养成了一个很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如今,四郎君不仅满脑子都是男尊女卑的理想,还制定了许多激进的阶段性奋斗目标。而且,他还非常反对女子当权。换句话说,独孤鸿成功地给赵瑛大将军培养了一名强劲的来自家族内部的竞争对手。

现在的独孤鸿,对此事很是懊悔。因为他自己不再怨恨和仇视大将军,所以,便对自己在教导赵思川这件事上所犯的错误,很愧疚。而且,他心里也根本就不那么在乎男女地位的差别,更不想要什么男尊女卑的社会地位。如今,他那些无边的怨念已经彻底消散,也就不再想着要拉着紫雲城一起毁灭。所以,他下定决心,当赵思川想要做出一些不利于大将军和紫雲城的事情之时,他必须想办法阻止。

过去两年里,赵思川暗地里的那些破坏活动,独孤鸿都是知情人。其中,甚至还有一个直接谋害大将军的计划。万幸的是,那个计划中途出了纰漏,没能实施。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时光能够倒流。那样的话,他绝不会参与其中。

现在的独孤鸿,一心只想着怎么接近大将军。他想帮助大将军,实现男女平等的理想。

他设想着,如此一来,大将军兴许会回心转意,再次对他另眼相待。

独孤鸿也是个行动派。他打好主意,便当即起身,拖着病体来到了一处密室之中。

他在那里读书做笔记,学习到很晚才返回卧房。

第二天一大早,赵瑛正在自己的房中研究爱情测试的量表。有一名侍卫跑来奏报,说是:四郎君赵思川的私塾先生独孤鸿,有事求见。

“哦?独孤鸿?不见!”赵瑛刚开始,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但转念一想,独孤鸿或许有什么急事,便又把侍卫叫了回来。

“且慢,你让独孤先生到偏厅等候吧。”赵瑛手里提着毛笔,朗声说道。

“是!”那侍卫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赵瑛早上起来之后,只随便吃了几嘴东西,就开始趴在书桌上研究爱情测试量表。这会儿,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也还没来得及梳。于是,她赶紧叫来了负责梳头的小丫鬟,帮着她梳妆。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她总算是能体面地出门去见人了。

赵瑛信步来到院中,轻轻地一纵身,片刻之后就飞到了偏厅的门外。

门里面,独孤鸿端端正正地站在地当中,正安安静静地等待着她。

“大将军驾到!”厅外侍立着的侍卫长,眼看着大将军走了进去,便吆喝了一声。独孤鸿赶紧转过身来,恭敬地施了大礼。

“草民独孤鸿,拜见大将军。”独孤鸿跪在地上,朗声说道。

“免礼!独孤鸿,本将军已经把话都说得很清楚啦。你来找我,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吗?”赵瑛走到宝座上坐了下来,挑眉问道。

“启禀大将军,草民此次前来,并不是为了与大将军攀谈私事,而是为了给您提一些建议。事关您即将增设的婚配登记处和那份婚恋新规。”独孤鸿缓缓地站起身来,不疾不徐地说道。

“哦?婚恋新规?对此,你有何高见?”赵瑛若有所思,淡淡地问道。

独孤鸿略一沉吟,便侃侃而谈道:“启禀大将军。据草民所知,婚配登记处是个崭新的部门,行使的职责和权限是前无古人的。一些相关的法纪制度还有待确立。而且,婚配登记处的工作规程也不够清晰。它能借鉴的操作流程几乎是空白。所以,您首先要确立婚配登记处的各项章程,包括官员的行为规范和办事流程。然后,您还需要找人来做婚配登记的示范。而示范之人应该具有强大的影响力。最好是德高望重,深得民心之人。”

“你说的倒是没错,本将军,也正有此意。”赵瑛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