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开心过年(1 / 1)

林晓然姐弟到家的时候,林母在客厅看电视,林父在厨房忙着做饭。

林晓博把菜拎进厨房旁的餐厅,林晓然把可乐也拎了进去。

一进院那些水果都不见了,估计是林父给搬哪儿收起来了。

林母看见林晓然回来了,在客厅对着她喊:“林晓然,你给我过来!”

好家伙,连名道姓一起喊,这是林母有点儿发怒的意思啊。听见林母点名的林晓然只能应了一声,放下可乐,跟林晓博、林父对视一眼,林父给了个眼神,林晓然回应个表情,然后领会到了林父的示意。

一边看电视一边观察厨房的林母,看见他们爷儿仨在那叽咕眼,怒气又旺了旺。大喊一句:“干啥呢?!”

林晓然赶紧出溜一下,从厨房直接蹦到了客厅。乖巧的坐在了林母旁边。林母一看她那样子,给整的不知道说什么了。沉默了一下,张口问林晓然:“这男的是谁?”

“以前公司聘请的律师,叫聂远。”林晓然乖巧的开口。

林晓然刚刚开口说完,就听见林晓博在他房门口叫唤:“怎么这么臭,谁在我屋子里拉屎啦?”

林母:…

林晓然听见噗嗤笑出了声,原来她爸把榴莲什么的拎林晓博屋子里去了。林母白了她一眼,然后又瞪向她。

看见她妈这种欲言又止,想查户口的态度,林晓然就觉得好笑,赶紧耐着性子解释:“他都三十好几了,没结婚,但是有女朋友。以前在一个著名的律师事务所里上班,跟我们单位合作的就是那家律所。后来他跟别人合伙,单干了,现在当老板了。”

解释几句之后,林晓然看了看林母的表情,看着林母的表情还是有点儿严肃认真就说:“他单干的时候,找我们部门经理整了个私活,就是给他开的律所做个策划案,我们经理让我对接的,所以那时候一来二去的,也就熟了。这次找工作还是他有渠道得知的消息,介绍给我的。”

林晓然真真假假的说完了,然后乖巧的在那坐着。林母看着她,想从她眼神里发现蛛丝马迹,可是却没看出什么。

“嗯。”林母只能端着架子,应了一声,然后又嘱咐林晓然:“人家有女朋友,你注意点儿分寸。别跟人家不清不楚的,让人家对象误会。还有,别给我乱搞男女关系。”

这个…嗯~

林晓然心里想到杨光,这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还真是乱搞啊。

林母看她眼神儿有点儿飘忽,以为真有啥,赶紧严声呵斥道:“听见没有?!大姑娘家家的,要自爱。”

吓了一跳的林晓然赶紧表态:“我跟他,只有工作关系,没有男女关系,他大我差点儿十岁啊!太老了吧?!”

林母听了放心了,皱巴的眉心也舒展开了。一直察言观色的林晓然马上开始掏兜口,林母看着她怪异的动作,以为她要干啥,结果看见林晓然掏出来两沓子人民币,直接眼珠子瞪大,电视也不看了,就那瞅着她。

“去京都面试的时候,顺便帮以前同事写了个策划案,这是他给的润笔费。留给您跟我爸过节吧。”林晓然说。

这时候,林晓博拎着臭到“满屋飘香”的榴莲过来了,林父在后面一言不发的跟着。林晓博看见林晓然拿着两沓子钱,直接眼神亮了亮,也不管榴莲了,直接往茶几上一扔,就忙问他姐:“有我的吗?”

在另一边口袋里掏了掏的林晓然,弹出来一把人民币,数了十张给他,林晓博一把接过,喜笑颜开的就揣兜里了。

“你给他那么多钱做什么?”林母嗔道。

林晓然笑笑说:“晓博也大小伙子了,大过年的,跟同学朋友的出去玩儿,兜里没钱咋能成,总不能每次都厚脸皮蹭别人吧。容易让人瞧不起。”

林晓博赶紧点头说:“就是就是。”

林母白了他一眼,林父进来的时候拿了个板凳,坐在了茶几边,看着娘仨个。

“我还给你买了两件衣服。”林晓然说完,就起身去自己屋里,把给他跟干弟弟武子义的衣服拿了过来。

看见林晓然拎过来的衣服袋子上的logo,林晓博眼神亮了亮。赶紧一把抓过衣服袋子就开始扒拉衣服,拿出一件就往自己身上比。好巧不巧,拿出来的是给武子义买的,他穿不进去。

“这衣服小吧?姐!”林晓博问。

林晓然看了看,然后笑着回他:“因为这就不是给你买的,这是给武子买的。”

前世武子义从上高中起就经常住林晓然家里,跟林家人关系也都挺好,逢年过节的,也会过来看看林父林母。后来上大学后,就是寒暑假的时候,过来看看。

林晓博听见是给武子买的,也就没多少啥,林母听了就只是接过衣服,看了看质量,不过看见价签的时候,还是心里一抽抽。眼睛又不自觉的向着林晓然扫射过去。林晓然接收到林母略带杀气的目光,一怂。

“过年促销呢,都是过季款,3折。”林晓然赶紧说。也幸好聂远把发票都没给林晓然。

林母一听3折,算了一下,价格也还行,就没说话,只是看着衣服。林晓博已经根据尺寸,把他跟武子的衣服分开了。林母把武子的那份收起来,等他拜年来的时候,顺便给他。

林晓博已经美的拿着自己的衣服,开始试穿去了,心里想着:“还得是他姐,就是敞亮,买的衣服颜值也在线,牌子也可以。”

林父适时开口说:“行了,都吃饭去吧,都要凉了。”然后起身就往餐厅走去。

林母和林晓然也跟着起身去餐厅了,在院里的时候,喊了一下臭美中的林晓博,他正试穿毛衣呢,应了一声,就赶紧脱下来,换回原来的衣服,出门去餐厅吃饭了。

饭桌子上,三人均以落座,就差林晓博,姐弟俩个买回来的炒菜卤肉,林父也都装盘子里摆上桌了,锅里煮了稀饭,热的大白馒头。

林晓博风风火火的进了餐厅,挤进里面,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逗林父:“爸,您那珍藏的佳酿,还不喝两盅么?”

“是要喝两盅。”林父沉稳中又透露一丝欢愉,沉声说完就起身去厨房旁边的储物间里找酒去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