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弱不经风的上神和他那暴躁无脑的义妹(1 / 2)

今天阳光明媚,可是洛瑾的心情却有些烦闷,穆云驰已经两日没有来看倾洛了,他的房门一直紧闭着,不准任何人靠近,他是伤重了?还是出门了?想到这里,洛瑾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看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万一哪一天他突然归西了,自己岂不是少了座大靠山?

“小倾洛,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吧?”

倾洛很配合地抬起了双手,露出了甜甜的笑,看到倾洛的笑脸,洛瑾的心里涌上一丝温暖,倾洛真的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礼物!

“走喽~”

洛瑾抱起倾洛来到花园里,阳光洒满整个院落,暖洋洋的,非常舒适,倾洛趴在洛瑾的肩膀上,抓起她的头发就往嘴里塞,她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小屁股:“乖啊,这个不好吃,快松开。”

倾洛听话的松开嘴巴,把头扭向别处,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洛瑾循着倾洛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天青色长袍的男子缓步走来,男子身形修长挺拔,容貌俊朗清雅,气质十分儒雅,举止间带着优雅的贵族之气。

“小洛洛,头发好吃吗?”

男子伸出双手,倾洛也咿咿呀呀的伸出双手让他抱。

看来是熟人,又在穆云驰的地盘,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洛瑾放心的将倾洛交给男子,倾洛在男子怀中蹭来蹭去,不停的撒娇,感觉比自己亲爹还要亲。

“您是洛瑾宫主吧?在下沈月白,是云驰的朋友。”

男子对洛瑾微微颔首,原来是穆云驰的朋友,难怪他能随意进出风眠殿,洛瑾也回以点头示意。

“云驰在吗?”

沈月白四下寻找着穆云驰的身影。

“不清楚,两日没见到他了,房间也不准人靠近。”

洛瑾望了一眼穆云驰的房间,摇头叹息。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性子孤僻,喜欢一个人,你们继续晒太阳,我进去看看他。”

沈月白将倾洛交到洛瑾手上,正欲转身离开,穆云驰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似乎是东西摔碎的声音。

二人对视了一眼,急忙朝穆云驰的房间奔去。

“砰…砰…砰…”

沈月白用力拍门:“云驰!你怎么了?开门!快开门!”

穆云驰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反应,洛瑾急了,一脚踹开了门,只见穆云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身边是一个倒下的博古架和一地的瓷器碎片。

“云驰!”

沈月白惊慌失措的扑倒在地上,一把搂住穆云驰,查看他的伤势。

“他没事吧?”

洛瑾看着昏迷的穆云驰,担忧地问道。

沈月白摇了摇头,表情严肃地说:“应该是旧伤复发了。”

“那怎么办?”

洛瑾看着晕厥不醒的穆云驰,好歹是个上神,怎么这么弱…

倾洛看着眼前的景象,哇哇大哭起来,洛瑾拍了拍倾洛的背,对沈月白说道:“我先出去了。”

洛瑾抱起倾洛,快速走出了房间,她最见不得倾洛难过了。

沈月白将穆云驰扶到床上,慌忙之间拿出一粒丹药,喂进了穆云驰的嘴里。

“咳咳…咳咳…”

穆云驰被呛醒了,猛烈的咳嗽起来,一口瘀血喷了出来。

“云驰!”

沈月白惊叫着,拿出手帕擦拭着穆云驰嘴角的血迹。

“那么大颗…你想…噎死我吗…”

穆云驰虚弱地开口。

“我不是故意的,不过刚好,瘀血都咳出来了,呵呵呵。”

沈月白讪讪的笑了笑,又拿起手帕擦了擦穆云驰的嘴角。

“你来做什么?”

穆云驰淡淡的扫了一眼沈月白。

“当然是来探望你的啊,我的好兄弟!快来让我给你扎几针,哈哈哈哈!”

沈月白说罢便将穆云驰按在床上,伸手去扒他的衣服,他现在浑身无力,根本挣脱不掉沈月白的束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