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喜欢她的大胆(1 / 1)

逼仄的空间里,萧墨染深情的吻仿佛点燃了导火索,把谢九玉彻底引爆。

她双手攀着萧墨染的颈项,狠狠回应着萧墨染,很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

萧墨染感受着她热烈的回应,唇角弯起愉悦的弧度。

一番痴缠,直到两人几近窒息,方才放开彼此。

萧墨染轻轻揽过谢九玉,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小心防范,等我回来。”

谢九玉轻声答应着,纤指在他胸上轻轻地戳,“你只管放心,我不是柔弱不能自理的,而且……”

她忽然抿唇笑了,“我这毒妃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若有人敢欺负我,我便毒死他!”

萧墨染被她逗乐了,冷漠的俊脸上难得一见地展露着笑容,仿佛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好,若有人敢欺负你,你只管下毒,本王替你善后!玉儿也不能白白单了这毒妃的名号是不是?”

他故意逗弄谢九玉。

“没错!”

压根没把萧墨染的调侃当回事,谢九玉不以为然地说道。

萧墨染静静地看着她,眉间凝着一缕疑惑,半晌没说话。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萧墨染抿唇笑了下,睨着她问:“如今玉儿倒是越发大胆了,竟不怕我了。”

说着话,他有些心事重重的,“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本王时的情景吗?”

他从那个时候起就对谢老将军的这个小女儿非常喜欢,只是随着玉儿一点一点长大,加之他总是出征在外,所以两人再见时,便没了先前的亲近,反而多了疏离。

第一次吗?谢九玉搜索着脑袋里的记忆,忽然笑了。没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么可笑。

那个时候她好像才五岁吧,萧墨染也还是个少年,她第一次见这少年就觉得小哥哥好英气,便嚷着要小哥哥抱,而且还说了句让所有人都觉得好笑的话,长大了要嫁给小哥哥。

当时萧墨染是什么表情来着?谢九玉努力搜索,突然看着萧墨染笑了。

那时候萧墨染脸皮薄,听了她的话就红了脸,匆匆放下她就走了。

再后来,她就没怎么见过萧墨染了,只在大人的一些谈话中听过关于萧墨染出征的传奇故事,她把萧墨染当神一样敬畏着。

待她情窦初开,又一个男人闯入了她的生活,那便是太子。因为太子的主动,她很快就沦陷在太子的浓情蜜意中,把小时候的梦想抛到了脑后。

“想起来了?”

萧墨染轻握谢九玉的手,“那个时候,本王就已经心有所属……”

谢九玉愣住了,怔怔地看着萧墨染,半天没说话。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萧墨染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她了?可为什么迟迟都没有行动,反而让太子捷足先登?

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萧墨染笑着给出了答案,“原想等你长大,可没想到你长大后竟有些怕我,每次去谢府,你都对我敬而远之,再不像小时候那般亲近我。”

“后来我才知道,你竟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太子……”

萧墨染调侃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自嘲,“也是,你与太子年纪相仿,而我却比你大了……”

萧墨染的话没说完,就被谢九玉的纤手掩住了。

“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

她深深地看着萧墨染,眼里跳动着悸动,“我从未觉得你年纪大,之所以远离你也只是把你当神一样敬畏,不过……我现在明白了……”

谢九玉望着萧墨染,突然抿唇憋着坏笑,在萧墨染疑惑的表情中附在他耳畔,“原来战神也是人,是男人。”

说完,她忍不住笑出了声。原主从前敬畏萧墨染,可她不会,在她看来,萧墨染虽然是王爷,是战神,可归根结底是她的男人。

听着谢九玉的话,萧墨染哭笑不得,这丫头如今不但不怕她了,竟还敢调侃他了,真让他意外。

萧墨染捏了捏谢九玉的鼻子,“玉儿越发大胆了。”

话是这样说,但他从心里喜欢这样大胆的玉儿。

若不是嫁给他又适逢谢家出事,玉儿也不会这么快成长起来,变得如此坚强又无畏,萧墨染望着谢九玉,突然眸光变得幽深,他下意识把谢九玉揽进怀里,声音沙哑,“对不起,是本王做得不好,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今后,本王再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他搂紧了谢九玉,第一次在谢九玉面前如此袒露心意。

谢九玉窝在她结实的胸膛里,听着他激动的心,唇角弯起一丝浅笑。

真没想到,原来这个男人竟然一直喜欢她,对她如此深情。

马车戛然而止,萧墨染也放开了谢九玉,“皇命难违,我要整装出发了。”

谢九玉点点头,随着萧墨染下了车,给萧墨染整理衣服,帮着萧墨染穿上了盔甲。

“一路小心。”

望着阳光下骑在马上神采奕奕的萧墨染,谢九玉的心忽然一荡。她不曾想,这个男人看似冰冷,却原来心里一直都有她。

“我等你回来。”

谢九玉仰望着萧墨染,心情颇有些复杂。方才萧墨染马车里的一番话,着实在她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这个看似冷漠的男人,竟早已情根深种,守护她这么久。

目送着萧墨染走出王府,谢九玉深吸一口气,收拾一番,也去出诊了。为了方便,她依旧穿着男装。

下午的时候,她的摊位前来了一位清隽的少年公子,身材瘦弱,穿着朴素,眼睛里隐隐泛着与他年纪极不相符的忧郁的光。

“请问,您能出诊吗?”

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鼓足勇气问了句,继而咳嗽起来。

谢九玉笑了笑,“出诊是可以,不过诊费可不低,不如你坐下来让我在这里给你看?”

这少年一看就没什么钱,她想免费给诊治,可又怕伤了少年的自尊,所以才想到了这样的法子。

“不是我,是我母亲,她的情况有点特殊,所以只能请您过去。”

这少年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银子,“这些够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