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0章地狱使者八(1 / 1)

“儿子啊!你可不知道,刚刚外面发生的画面,”赵母一脸后怕看着儿子小声说道,“实在太可怕了。”

“我这么大的岁数了,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雷把人劈成灰是什么样一个画面。”

“胡说八道什么呢?”赵父瞪了妻子一眼,声音也是小声的说道,“也不怕让老天爷会听了去,怪罪我们不知好歹。”

“你要知道,老天爷可是为了帮我们,才把那些人都给劈成灰的。”

“没错,没错,”赵母赶紧打自己的嘴巴两下,“我这张嘴啊!怎么就没个把门的呢?”

话说着,赵母就赶紧又拜拜起来:“老天爷莫怪,莫怪啊!千万别跟我一个无知老太婆计较。”

赵父和屈父屈母也赶紧又拜拜起来。

赵静…………

算了,她都懒得说什么了。

“对了,你们说还会有人再来闹吗?”屈母小声说道,表情看上去还有点兴奋,“肯定会的,我估摸着再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再过来闹。”

“哎!你们说,我们要不要再到外面去啊!虽说老天爷用雷劈人的画面,确实有那么一点那个什么。”

“可是看着那些疯狂的村民被雷劈,我这心里怎么就那么解气呢?”

从这可以看得出来,屈母已经有点心理不正常了。

面对刚刚外面那些被雷劈成灰村民的惨状,屈母可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有的只有解气。

不过也是,这个世界已经疯了。

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

无论是疯狂的信徒,还是无辜被信徒攻击的人,其实大家伙心理都已经不正常了。

只不过这一现象,所有的人并不清楚就是了。

毕竟你见过哪个神经病承认自己是神经病呢?

“没错,”赵母拍了一下大腿,“那些人欺负我们,现在怎么着,遭到报应了吧?”

“反正我刚刚看那些人被老天爷用雷给劈成灰,我这个心情就无比的顺畅,就好像七月的天气,喝上一杯冰冰的柠檬水,要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赵父和屈父点了点头,非常认同赵母和屈母说的话。

“爸,妈,你们难道不累吗?”赵静开口说道,“这都已经几点,你们还是赶紧去睡吧!”

“我们怎么可能睡得着,”赵父摆摆手说道,“你不用管我们几个老的,赶紧抱语萱到里屋去睡,我们还要到外面去看老天爷用雷劈人呢?”

“那咱们现在就赶紧出去吧!”屈父说道,“说不定很快就又有人过来了,我这次说什么也要在老天爷劈人之前,好好过把嘴瘾才是。”

“妈的,这几天我实在是受够了窝囊气,这要不是为了阿静和语萱,不然我早就跟那些人拼了算了。”

“所以我等会一定要好好骂个痛快,把别人这几天骂我们的话,都狠狠的骂几句回去。”

屈父的话,得到赵父夫妻俩和屈母一致的认同。

谁没点脾气呢?

这之前是因为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连别人大粪都泼到家里来了,他们也只能装龟孙子,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老天爷显灵了,他们可是有老天爷的庇护。

所以还怕个鬼哟!

当然是要狠狠出口恶气才行。

赵静还能怎么说,只能任由四个老人去。

这天晚上注定是不平静的一个晚上。

后来又来是四波人,无一例外全部都劈成了灰。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村里的人自然也都反应了过来。

在第四波人都被雷给劈成灰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到赵家去闹。

不但如此,剩下的村民全部都聚集到村里的祠堂去。

他们这个村子的人口本来也就不多,除掉一些外出打工的人之外,就仅剩下一千左右人口。

可一个晚上的时间,人就只剩下两百多人。

而这些人还大部分都是孩子和老人,年轻人和中年人只有三十多个而已。

与此同时,那几辆警车也终于来到了赵静老家村子的村口。

他们之所以会到天亮才追到这里,那当然是高速出口的景象把他们又给吓得半死。

所以啊!这车开着开着就忍不住放慢了速度,就跟乌龟赛跑差不多。

而这样做,当然也是想争取时间想想办法。

这不,他们已经和当地的警察和武警取得联系,要当地的警察和武警派绝大部分的警力来围堵赵静。

说什么也要把赵静这个祸害给铲除掉。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村口怎么一辆警车都没有,就更别说什么警察和武警了。

“队长,我们这是被耍了是不是,”一个年轻的警员气愤说道,“妈的,电话里说的好好的,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把我们当成傻子耍而已。”

“队长,那现在咱们要怎么办?”一个警员问道,“要不要直接进村去。”

“进你个鬼,”队长直接给对方一个后脑勺,“咱们现在进去的话,只能是找死而已,一点用处都没有。”

“成为地狱使者的信徒,这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怎能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

“队长说的没错,”那个老警员立即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并不是马上进村去除掉赵静,还是赶紧去找当地的政府,问问当地的政府是怎么回事?”

“出现这样的情况,可当地的警力却这样耍我们,一点身为信徒的责任都没有。”

“怎么着,难道说这个地方不奉信神使,根本就没把神使放在眼里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真得赶紧通报教会,让教会的人快点派人过来,不奉地狱使者为神的地方,就应该接受严厉的惩罚。”

“特别是当地的政府部门人员,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最应该惩罚的就是他们那些人了。”

队长给了这个老警员一个满意的眼神:“除掉赵静的事虽然重要,但能比得过神使的威信受到挑衅重要吗?”

“都给我听好了,咱们现在马上往政府部门出发,除掉赵静的事先放一边,调查这个地方对神使的信奉才是最重要的。”

大家都不是什么傻人。

一下子就明白了队长的意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