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作为当事者,秦昭表示:前夫绿了我,我转身勾搭上当朝太子,抢走小三儿的准男人,一婚还比一婚高,这没毛病吧?**太子萧策清心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