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风起长林王府(1 / 1)

奏事阁牢房里,王肖又送来饭桶,他递了张纸条给璇玑,又快速地把萧庭生惹怒萧景琰的事情诉说了一遍,一切都还在按照他们的计划在行事。

王肖走后,秦般弱走到璇玑的身边,她看着一脸愁云的璇玑不解地问道:“师傅是有担心吗?”

璇玑点点头:“萧庭生和萧景琰他们是否如此相对过?”

秦般弱不是很明白璇玑的话:“师傅,世人皆知的,萧景琰视萧庭生为亲身骨肉一般,两人情同父子,大梁的半壁军马全都由萧庭生掌控着,甚至超越了太子啊!”

“那这就是在给我们演戏了?难道他们早已看出了破绽,或者说知晓了我们的计谋?”璇玑慢慢放心手中的碗筷,看着发着霉的馒头继续说道:“关了我们这么久,一直没来提审,想必他们似乎是在等什么。这几日的饭菜一日不如一日,似乎也在逼迫我们赶紧行动?”

秦般弱微微点头回答道:“师傅倒是说的有些道理,或许萧景琰他们是将计就计,还有就是奏事阁闹鬼的事情也没见他们结案,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如果我们不趁早除掉萧庭生,那他的长林大军必然会抵挡住北燕、北魏、大渝、夜秦、东海的兵马,仅凭莱阳王现在的那点实力”说到这里,秦般弱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管他们是否知道我们的计策,既然想看大戏,那我们就给他们看个够。王肖估计早已被人盯上了,为以防万一,让莱阳王先动手吧,让他通知五国使者,可以联手动手了。”璇玑说完缓缓抬起手来拂去秦般弱额头上的一根稻草:“我们在此受苦,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虽然还不是最佳时机,但是显然我们处于被动了,若再不先下手,我们会功亏一篑的。现在我们宁愿相信萧景琰他们识破了我们的计谋,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占据主动。”

“师傅的意思是我们绝地反击,把此次当作最后的决战来吗?”秦般弱反问道。

“不错,只有把他们可能会所想到的当作我们所做的,我们就先行一步,占得了先机,也算是一种绝境逢生吧。”

秦般弱点着头,她看了看青云招的其他关押的人,也许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这样反复筹谋,终究没有想要的结果,还不如就像璇玑说的那样,来个最后的抉择,或许才有不一样的生机!

长林王府,萧庭生回到书房里,李云穹将军端着热茶走了进来。

“李将军?你为何还在金陵?”萧庭生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大帅,先遣部队已经赶往北燕边境,我看到其他的弟兄有的去了北魏边境,有的去了大渝边境,有的去了东海和夜秦的边境,我估摸一算,你身边就没有将军了,所以我就擅自暗中留下来了,今天又听闻你和皇上闹了矛盾,所以我这才现身来看看您。”李云穹笑着回答道。

萧庭生无奈的摇摇头:“李云穹啊李云穹,军令你都敢违抗?我说的还不清楚吗?北燕边境,事态紧急!你居然如此散漫,还不敢紧前去支援!出了岔子,你担当的起吗?”

李云穹双眼有些呆滞,但是脸上却依旧挂着笑脸:“大帅,这里有茶,你喝几口,不要生末将的气。我不是保护你吗?”

萧庭生皱着眉头看着李云穹,总觉得他今日有些怪气:“你若还在此懈怠,我立马卸了你的职!”

“别啊,大帅!我走,我这就走!”李云穹放下茶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他转身轻轻地关了门脸上的笑容却如此鬼魅。

萧庭生看了看茶杯,他端起来闻了闻又放了下去自言道:“这个李云穹,跟着我这么多年,从未如此献媚过,今天是吃错了药?那眼神怎么就是哪里不对劲呢?”

萧庭生一边自言一边拿起一本书籍,他刚刚坐下突然又一下站起来说道:“吃药?难道李云穹真的吃了不该吃的药!”

“大帅,不好了!出大事了!”一个府兵在门外大声喊道。

萧庭生连忙走了出去:“出什么事了?”

“李将军他疯了,他把五国的使者和五位公主、郡主们全部给砍杀了!”府兵穿着气指着东面的阁院。

“走,快去看看!”萧庭生飞快地向阁院跑去。

阁院的厢房内,横七竖八地躺着使者和公主、郡主们的尸体,李云穹拿着利剑站在那里正傻傻地大笑着,嘴里还在不停地嚷道:“你们这些妖魔鬼鬼,魑魅魍魉,胆敢来长林王府害我家大帅,先吃李爷爷一剑!”

萧庭生把手一挥,十几个府兵一起而上,几下就把李云穹绑了起来。萧庭生这才走到李云穹面前,看到他依旧在那狂笑不止,而双眼却呆滞无神。

“拿酒来!”萧庭生似乎看出了问题,这李云穹定是遭了什么路数。

府兵很快就拿了一碗酒来,萧庭生接过酒碗往李云穹脸上一泼,李云穹大叫一声,一下就晕了过去。

“先把李将军扶到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其他人保护现场,去把夏大人请来!”萧庭生额头上早已满头大汗,这下他知道此事有些严重了。

“大帅,莱阳王来了,正在门口下马车!”府兵喘着气禀报道。

萧庭生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就是了!”心里却想着,这个莱阳王来的可真是时候。

萧庭生对着一旁的管家悄声说道:“你拿着我的腰牌去东宫快去把此事告知太子,让他势必尽快赶来,然后你再绕路去御书房,请示一下皇上的意思,你就告知他,敌人先下手了!”

刚刚安排完,莱阳王已经走了过来,萧庭生又连忙迎了上去行了礼:“莱阳王殿下深夜来府,不知何事?”

“你这阁院内人声嘈杂,如此多的人在此,还在为选妃的事情忙碌不成?”莱阳王说完就踮起脚尖向里面望去。

萧庭生右手摆了摆,在场的人全都站在了一边,莱阳王这才看清楚里面使者和那些公主与郡主的尸首。

“长林王,这是怎么回事?”莱阳王往后退了一步,指着地上的尸首。

“此事蹊跷的很,李云穹将军不知被谁下了药,性情大发,将使者与公主和郡主们全都杀害了。我正在保护现场,李将军现在已经被我泼了酒水,晕了过去,一会儿醒来问问情况。”萧庭生面无表情,心里却杂乱的很。

“这可不是小事啊!死者可都是各国的公主和郡主,使者出了事也是不好交代的呀。若是因此惹怒了五国,他们若联手起来,这可是天大的灾祸啊!”莱阳王故意大声地说着。

“此事需要调查,不知莱阳王到访还为何事?”萧庭生无心听取莱阳王的话语。

“我没事,因为五国的使者一直是我接待的,今日全都到了你府上,我过来看望看望而已。不成想,他们却被李将军杀害,这实在让人震惊啊!”莱阳王又看了看地上的尸首继续说道:“皇上和太子可知晓?”

“已经安排人去通告,一切等李将军苏醒后好生询问。”萧庭生对着府兵点了点头,府兵立马拿出白布来,上前开始盖起尸体来。

“此事非同小可,这几日接待这些使者,我能够知晓北燕、北魏、大渝、夜秦、东海和亲的诚意,要是他们知晓了使者和公主与郡主们全部被杀,这恐怕会引起战事了,我还是在此等候李将军苏醒过来,我们好一起面对,太子应该也会要来吧!”莱阳王根本没有离去的意思,仿佛就是来看热闹的一般。

萧庭生无奈,只好安排了人送上茶水。

荀府,荀碧兰正跪在地上不作声响,荀白水背着双手瞪着大眼睛看着碧兰:“这些日子,你到处游荡,也没提供什么可靠的信息与我。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公子,我一直盯着长林王呀。”荀碧兰双眼有些闪烁。

“那你发现了哪些?”荀白水气得不知该如何说了。

“公子若相信我,现在可派人前往长林王府,那里可能出了大事!”碧兰小声地回复道。

“出大事?你什么意思?”荀白水一脸的疑惑。

“长林王的府里聚集了使者、郡主和公主,很多人都盯着那里,今晚可不一般啊!”

荀白水闭了双眼想了想:“你先起来吧,随我一起去长林王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